當前位置:主頁 > 本網聚焦 >

【原創】獻給建國70周年||姚崇全:中國好人力破“卡脖子”硬骨頭

時間:2019-06-13 19:05來源:未知 作者:吳明 張曉梅 張驊
2019年6月3日,合肥皖化電機技術開發有限責任公司(簡稱皖化電機)董事長姚崇全入選“中國好人榜”的消息迅速傳遍大江南北,很多客戶,競爭對手和業界朋友都極為關注。

【原創】編者按:四季更替,歲月如梭。2019年,是中國經濟社會發展中意義非凡的年份——新中國迎來70周年華誕,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步入關鍵之年。舉世矚目,總量站上90萬億元新臺階的中國經濟,如何應對風險挑戰、行穩致遠,如何篤定前行、邁向高質量發展。這不僅是黨中央、國務院思考的問題,更是全國人民和各行各業努力奮斗的方向。特別是自20183月中美發生貿易摩擦以來,不僅中興、華為等我國高新企業遭受外力打壓,而且貿易摩擦大有升級之勢,關鍵技術、設備和工藝“卡脖子”現象更為顯現,本報自今日起將陸續刊發在經濟戰線以自主創新沖破“卡脖子”圍堵的企業精英,展示自主創新英雄們的博大胸懷和勇往直前,永不服輸的奮斗精神,以此精勵國人共同打碎卡在我們脖子上的種種枷鎖。
向建國70周年獻禮 ①

 

姚崇全:中國好人力克“卡脖子”硬骨頭

作者:吳明 張曉梅 張驊

 

20196月3日,合肥皖化電機技術開發有限責任公司(簡稱皖化電機)董事長姚崇全入選“中國好人榜”的消息迅速傳遍大江南北,很多客戶,競爭對手和業界朋友都極為關注,特別是作為“敬業奉獻”當選類別,其故事主題:《耄耄老人自主創新26載,破除國外技術壟斷,讓中國制造名揚海外》,更是讓國人為之一振,因為在當下的中美貿易大戰中,實質上是核心技術之爭,是被“卡脖子”和破“卡脖子”的存亡之戰。

 

鉆研敬業,在修理中獲得靈感

出生于1941年6月3日姚崇全,可以說是隨著新中國一同成長起來的,按他自己的話說就是與共和國榮辱與共,愛國奉獻,愛崗敬業是他骨子里流淌的血液。
 


姚崇全(右前)在中國機械工業聯合會組織的超(超)臨界電站鍋爐啟動系統再循環泵產品鑒定會上發言

 

年青時參過軍,當過工人,做過教師,后負責一家校辦工廠,帶著幾個人做一些修修補補的工作,而修理電機是他們的主要業務。肯鉆研不服輸的他,做什么事都要弄清它的來龍去脈,幾年下來,他競能憑自己撐握的技術和工藝在市場上打下一片天空。

隨著修理電機市場的擴大,他的名聲也隨之傳播,一些大型企業的高端電機都請他去修理,再難修的電機在他的手上都能很快地轉起來,通過修理電機,積累了技術,形成了一幫有技術的工人團隊。

有雄心的姚崇全,修理電機并非他的終極目標,他一心要做一個對社會,對國家有用的人。在給大型火力發電廠修理電機時,他發現火力發電機組關鍵設備鍋爐爐水循環泵是一套易損,難修,造價和維修成本高的設備,不僅整套設備依賴進口,而且維護修理全部由國外原廠家負責,2000年維修一次時間長達數月,費用高達數百萬元,維修后還不能保證使用壽命,一旦突發故障可能會造成發電機組停機,這對于大型火力發電企業來說,不僅是經濟上損失數千萬元,有的甚至上億元,更重要的是造成很壞的社會影響,國內每年給國家和企業造成了難以估計的損失。

“難道中國人就造不出用在大型火力發電機組上的爐水泵。”自此,設計制造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爐水泵的決心已便深深札根在姚崇全的心里。

 

心想事成,感謝第一家修理客戶

外方維修爐水泵不僅要價高,外方工程師就像太上皇,從不加班,生活起居需要特殊安排,來回機票等一切費用均需中方承擔,姚崇全在電廠接觸這一設備時,得知這一關鍵設備的售價也高得出奇,一臺在千萬元以上。

不服氣的姚崇全和他的團隊,在幫助客戶維修電機設備時瞄上了這一創新項目,爐水泵的關鍵問題是電機,就從爐水泵的電機維修開始。姚崇全和皖化電機感謝第一家讓他們維修爐水泵的國內電廠,在他們的精湛技術和獨具匠心的鉆研下,終于在20多天內讓爐水泵恢復運轉,不僅時間上比國外廠縮短了2個多月,而且費用不到外方廠家維修的30%。此后,名聲大震,在今后的5年多時間內,他們的足跡遍布全國各大電廠,積累了寶貴的技術和經驗,也從此打開了皖化電機的創新大門。

“落后就要挨打,卡我脖子絕不干”,這是姚崇全董事長經常說的一句口頭語,做人是這樣,做事也是這樣。就是在這樣一個樸素的信念激勵下,他成就了事業,打破了壟斷,破除了某些國家在大型火力發電關鍵設備爐水泵技術和工藝上的“卡脖子”問題,實現了這一領域的國產化。

大型火力發電機組鍋爐爐水泵,是一種特殊的超高溫超高壓設備。早期只有德國、英國的企業能研制生產。連日本這樣的發達國家還得向德國和英國買技術。上個世紀90年代,中國兩家大型國有企業聯合引進了德國技術,由于消化吸收不夠,得不到中國市場認可,從而導致國外進口的爐水泵產品仍然壟斷國內市場的狀況。

如此尖端技術,對于我國很多專門從事此類研究的科研機構而言,都束手無策,而姚崇全,一個非科班出身的技術工人又是如何能撼動的。這又與姚崇全的為人處事,人生價值取向有很大關系。

 

堅持創新,工匠精神創造奇跡

為了改變被國外壟斷的局面,姚崇全很快做出了一個勇敢的決定:帶著團隊研發制造爐水泵!有困難他從來沒怕,他怕的是沒信念。他要證明給世界看,這么高難度的東西,中國人一樣做得了,還做得更好。
 


在第一屆爐水循環泵制造、改造檢修及技術服務交流會期間,姚崇全(前中)和與會代表一同參觀中科院合肥分院

 

要有自己的爐水泵,就必須解決零部件國產化。“外國賣給中國一臺爐水泵的軸承就需要36萬。如果我們不解決配件國產化的問題,就仍然會受制于人。例如引出線接頭,把6000伏、10000伏的電源引入電機腔內,而電機腔內充滿高壓水。因此要求引線既要有很高的強度,也要有很好的絕緣性。我們把它作為一個攻關項目,下定決心自己去研發創新。”姚崇全在合肥高新區建立起初創團隊,和大學、科研院所聯合,沒日沒夜地試驗。不斷地失敗,不斷地總結經驗,他從沒有一次動過放棄的念頭。他比誰都更清楚,造不出中國人自己的泵,就只有回到受制于人的局面中去,攻不下這個難關決不罷休。

經過一百多次試驗,皖化人不但取得了成功,而且比外國做得更好。通過再制造后的爐水泵比原進口爐水泵的性能、使用壽命都有大幅提高。如今,在皖化合肥高新區現代化的新廠房內,“中國制造”的爐水泵正在“揚眉吐氣”地走出國門。

在中國電力科技網召開的第一屆“爐水循環泵制造、改造、檢修及技術服務交流會”上,憑借過硬的產品,姚崇全贏得了行業聲譽,眾多電力公司都見證到了皖化不言而喻的實力。

神華神東電力重慶萬州港電廠生產老總姚建村也向記者證實,“皖化電機曾為我們電廠105萬千瓦機組研制了世界上技術參數最高、技術難度最大的爐水泵。產品自2014年12月投運至今運行穩定,這代表著我國在該領域的設計制造能力達到國際先進水平。”

在中國電力科技網CEO魏毓璞看來,國產制造的爐水泵一點也不比國外的差,這已經有足夠的實力證明。“我們在合肥高新區皖化企業組織的這次交流會,全國各地火電廠的參會熱情都無比高漲,這讓我們對未來爐水泵國產化的發展充滿了信心。”

“今年4月8日,我們進口的560千瓦10千伏的爐水泵在“168”試運行一個半小時左右就突然跳閘停機。我們和國外原廠家多次溝通,由于檢修工期太長,無法滿足要求。經上海鍋爐廠推薦到皖化電機檢修,高質量保證了我們的正常運轉。”華電內蒙古能源土默特發電副總工程師閆鳳奎在接受采訪時表示

 

技術過硬,中國制造名揚國際會議

多年檢修和再制造經驗的基礎給了姚崇全再跨越一步的底氣。2005年,皖化進入爐水泵的設計制造領域,一炮打響,成為國內首家、國際上繼英國Hayward Tyler公司和德國KSB公司之后,第三家擁有自主知識產權設計制造爐水泵的專業公司。一直以來,皖化設計制造的亞臨界、超(超)臨界爐水泵裝機穩定運行多年,為爐水泵的全面國產化奠定了重要基礎。最可貴、也是中國人最值得驕傲的是——皖化人設計制造的爐水泵,沒有一臺在一個大修周期內出現質量問題(大修期是六年),而進口泵最快一個多小時就出問題。

2017年1月,中國機械工業聯合會在北京為合肥皖化的產品組織了一次科技成果鑒定,鑒定委員會成員由中國各大發電公司、鍋爐廠、電力設計院、院士和大學教授組成。鑒定意見為:“該產品性能優良、安全可靠性超過國外同類產品,填補了國內空白,可以替代進口。總體性能指標達到國際先進水平。”
 


皖化電機設計制造的2臺百萬機組用爐水循環泵(450kW 10kV 設計壓力36.6MPa,設計溫度360℃)在神華神東萬州電廠于2014年投入運行。姚崇全(右)在設備運行現場與該廠技術負責人合影

 

2017年9月,金磚國家領導人第九次會晤在福建廈門舉行。會議期間,承擔供電保電任務的一號鍋爐水循環泵突然出現緊急故障。如果要把這套設備拿回德國KSB公司原廠檢修,需要至少幾個月時間。這時候,姚崇全帶著他的團隊挺身而出。“早上八點鐘,設備到我們公司,次日凌晨兩點,我們就把貨發出去了。”

姚崇全十分重視此次爐水泵檢修工作,他向全公司動員,為確保金磚國家領導人會議用電,更是要求黨員要起到帶頭作用,全體員工各負其責,全力以赴抓緊搶修,并親自監督爐水循環泵的解體檢修方案、檢修設備以及人力安排。爐水循環泵到場后,檢修人員開始倒班作業,從拆解、檢驗、修復、回裝到試運營,僅耗時18個小時,時間之短,效率之高,創下行業內爐水循環泵時間最短的檢修記錄。

比所有人都低調的姚崇全,這回干了件絕對“不低調”的事情,他解決了國際會議上的大問題。像螞蟻撼動大樹一樣地,去打破了這種壟斷,在很多人看來不可能的事情,但他卻偏偏做到了。

德國KSB公司曾3次要收購皖化電機,奧地利ANDRITZ公司也曾要求合資生產,用皖化電機的技術還要控股。另外英國和德國廠家提出要和皖化電機技術交流,如何提高進口爐水泵的性能和壽命,都被拒絕了。這是中國人自己的知識產權。

 

帶頭奮斗,五十多年老黨員領跑新時代

“我覺得中國人要要始終保持自主創新精神,要敢為國家和民族承擔重要責任,要有不斷的進取精神,擁有自己的核心技術,才不會受制于人。”這是姚崇全的內心獨白,也是他多年為之奮斗的信條。

年近80歲的姚崇全,思維依然清晰活躍,他時刻準備著把自己全部的力量,用來發光發熱。憑著一腔不變的沸騰熱血,扎根合肥高新區,追夢自主創新,領跑新時代。

軍人出身的姚崇全,有著不尋常于一般人的毅力和決心。從工匠到一家率先打破國外火力發電設備爐水泵的壟斷的民營企業董事長,他始終站在技術一線,他的熱情絲毫沒有減退,他的勁頭兒一如當年。他像是“熱核材料”,人生實現了“充分燃燒”。

從合肥高新區走出去的姚崇全,如今走向了更遼闊的天地。在祖國的青海、新疆和敦煌,皖化制造的循環泵大放奇光異彩。青海共和、新疆哈密50MW塔式光熱項目以及敦煌菲涅爾光熱項目,是2016年國家能源局第一批光熱發電示范項目,2019年發電投運。其中,在發電系統的關鍵設備——蒸發器循環泵的研制上,合肥皖化同國際廠商“打擂臺”,成功中標。在西北高原的廣袤土地上,姚崇全帶著全體皖化人“大顯身手”。風挾裹砂礫,也鍛造出這支經受住嚴酷考驗的團隊。經過三個月的全力以赴,皖化制造的循環泵均達到設計要求,將在未來投入使用。

“目前,皖化電機正在開發具有早期故障判斷專家系統的第三代智能化爐水泵。這種新型爐水泵可以通過智能交互系統進行全天候遠程監控。”姚崇全表示,接下來,他還有一系列的創新,他的步伐沒法停下。作為一名有五十多年黨齡的老黨員,帶頭奮斗,回報社會,仿佛已是融入他血液里的天然使命。

 

追求無止境,耄耋之時創造無盡頭

耄耋之時,很多人選擇頤養天年。而姚崇全有志不在年高,他在自己的領域里闖出了一片天地。他的每天依然像無數個往常一樣,與員工奮斗在生產第一線。從2萬元起家的電機維修公司,到一家在能源電力核心裝備制造領域有世界影響力的企業,姚崇全走了26年。他帶領著合肥皖化,用火熱的匠人精神挺起了“中國制造”的脊梁。未來,姚崇全熱切盼望隨著“一帶一路”的發展,中國國產爐水泵能在國際市場綻放。
 


2018年7月22日,姚崇全(右三)在釣魚臺國賓館召開的第四屆“一帶一路”園區建設國際合作峰會暨第十五屆中國企業發展論壇營商環境峰會上,就創新發展與有關專家進行對話

 

追求無止境,創造無盡頭。皖化人在姚崇全的帶領下,仍在不斷進取、發展和創新。像煤瀝青加氫裝置懸浮床反應器循環泵等,目前只有外一家生產,單臺售價5000萬人民幣,還附加了很多制約條件。皖化公司在2017年已經著手研發并做了大量技術儲備,某國有大型企業已立項委托皖化公司試制該泵,公司已經進入試制階段,預計2020年將產品投入運行,打破外國的壟斷。目前第三代核電站,島內核電主泵國產化仍然存在問題,核電廠家已聯系皖化公司準備合作開發,正在做一些相應的技術儲備。

潮平兩岸闊,風正一帆懸。面對新時代的變化,姚崇全依然堅持幾十年如一日的信念“中國人只要想做,沒有做不成”!那些曾經日夜奮斗過的時光,全都變成閃亮的日子,被永遠鐫刻在皖化人的記憶和所有中國人的心里。

 

編后:落后就要挨打,這是姚崇全這一代老人們最為刻骨銘心的記憶,但在對待國外技術封鎖上,他顯得非常平靜,既不高度抵觸,反應強烈,也沒有因打壓而氣餒,而是沉下心來做好自己的事。在他看來,人家好的東西就要學習,不僅要學習人家的技術和工藝,更要學習人家的科研和治學精神,做一個有擔當和責任心的人。在與姚老的接觸中,他不僅為人正派,敬業愛崗,敢于創新,對新技術、新工藝有著特殊的敏感。而且非常關心社會關愛他人,他以敬業愛崗進入今年中國好人榜,說明了國人對自主創新和有擔當和責任心者的高度認同和贊賞。

 
安徽快三计划